我继承了一座道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