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掌家农女:田园小神医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乔清欢,乔老太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掌家农女:田园小神医

小说:种田

作者:琦毓

简介:乔老大被约谈了一晚上,回来倒头就睡,却没想到多了对爹妈,多了两个小萝卜头,自己也缩水成一个七岁孩童。爹妈是出了名的包子,一朝女儿强势,立马成出了护女狂魔;爷奶是出了名的卖女卖孙,一朝孙女扬名立万,立马成了哈巴狗……两个小萝卜头哭哭啼啼地说:“姐姐,我们会好好读书,给你养老。”邻里邻居欢天喜地地说:“清欢是个好娃子,长大一定很出息。”某男人坐在床前,撇着嘴说:“欢欢什么时候可以拿开这被子?”

角色:乔清欢,乔老太

掌家农女:田园小神医

《掌家农女:田园小神医》第1章 乔老大被上级约谈免费阅读

窗外电闪雷鸣,屋里的空气已经被乔清欢的话语冻得凝结成冰,两旁的属下一个个低着头屏气凝神,不敢发出声音。

“清欢,你交出那个东西,往后乔家的事就是我们的事。再说,上面的人也只是说拿过去研究一下,研究完就还给你。”

乔清欢看着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夏秋寒,心里冷笑,脸上却轻笑着:“秋寒,那东西要是有的话我早就拿出来了,师父去世时除了家里的地契之外就没给我什么了。”

见这次从乔清欢嘴里问不出什么,下属中有一个人冲自己摇摇头,他还是疲惫地捏了捏眉心:“清欢,这会已经很晚,我想你一定也累了,要不先回去想想,明天我们再继续聊。”

乔清欢看着这男人讨好的嘴脸,不屑地笑了一下,转身就走。

夏秋寒看着乔清欢离开的背影很久很久,挥退属下,脸色逐渐变冷,眼神也逐渐变狠,贱人!要不是看着那个东西的面子,怎么可能留你独占鳌头那么久!

等着吧,等得到那东西后,就把你扔进虿窟里,看你还能怎么嚣张!夏秋寒愤怒得口干舌燥,拿起身旁的杯子,仰头就喝下。

乔清欢进入房间就感觉不对劲,看着家里的摆设好似是她刚走那会的样子,其实上上下下已经被翻遍了。

她说过,她不屑任何人任何手段,所以就是现在他们拿着手枪在自己面前,她都能毫无顾忌地睡着。

睡前还在想:谁人不知道师父是在得知自己被害的假消息时急匆匆地赶路,最后被夏秋寒一脚踢在胸口上而死,说好听是青梅竹马,说不好听的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。

若不是除了那个人渣,乔家普遍都是良善之人,否则还就一把火一个炸药炸了得了。

就是不知道那杯水他什么时候喝下,时间越长,夏秋寒就死得更难受。

看着乌漆麻黑的家,大厅前那缕幽幽暗暗的冥灯,师父……

乔清欢感觉到一种无力感,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。

突然感觉到身上传来的各种痛意,乔清欢暗骂:该不会是那渣男趁自己睡着动用私刑吧?

“姐姐醒了,姐姐醒了!娘,姐姐醒了!”眼睛稍微睁开一下,又受不了强光闭上。

但还是看清楚了她身处的地方:家徒四壁可以说毫不夸张,整个房间除了她现在睡的木板,上面铺着一堆枯草,就再没有其他。

几件洗得已经发白的衣服整整齐齐放在木板前,刚刚那个小萝卜头瘦骨嶙峋,头异于常人的大,肚子异于常人的大,黑不溜秋,典型得像非洲难民。

看着自己睁开眼睛,小萝卜头连忙哭着喊着出去。

而旁边还有一个长得很相似的小萝卜头也是泪眼朦胧地盯着自己。

“姐姐!你……好点了吗?”小萝卜头声音沙哑,眼睛红肿着,像是已经哭了许久的样子。

姐姐?乔清欢突然一阵头晕目眩,脑海里记忆突然像被硬塞进去一段一样。

原主和自己同名同姓,甚至同月同日生,却只有七岁。

家里上有爷爷奶奶,爹爹娘亲,还有大伯一房,下面还有一对双胞胎弟弟。

按理说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,拥有两个儿子的乔二房应该更得宠,乔家却不一样了。

乔老太反而更喜欢自己的那生了一个孙女的大儿子,正因为儿子已经是童生,娶的媳妇还是县城的裁缝铺千金,宠得那一家三口呼风唤雨。

而作为老二,乔清欢的爹乔大川,从小性格宽厚,但也极为孝顺木纳,虽然不算对乔老太言听计从,但也不敢忤逆。

二十岁不顾亲娘反对娶了落水失忆的木氏,从此在家里的地位更是直线下降。

乔大川一个人不仅要伺候三亩田地,还要负责家里的一切开销,除了上山打猎,偶尔还要去给人打短工。

所以三个孩子和娘子有时候被欺负得遍体鳞伤,乔大川都不知道。

这次乔清欢受伤,主要还是因为乔大川出去打猎好几天没回来,木氏去帮人洗衣服赚钱没在家。

乔清欢带着弟弟们在家里烧水做饭,不料不小心打破一个碗,被来检查的乔老太看见,操起烧火的木棍就将人打得头破血流。

两个小萝卜头被姐姐的血吓得不敢动,反应过来的时候立马扑过去,一个拦着乔老太,一个抱着姐姐。

许是打累了,气喘吁吁地走回屋里,留下手足无措的两个孙子。

直到木氏回来看见了,才手忙脚乱地跑过去抱着女儿去看大夫,可是身上银钱,婆婆又不肯拿出来。

好不容易在隔壁樊奶奶家借了一点,这才拿了药。

这会正在厨房煎药,听到小儿子匆匆忙忙跑来说女儿醒了,才慌慌张张把药倒下来给女儿喝。

“姐姐没事,你们怎么样?”意识到自己穿越了,乔清欢没办法再淡定,这个家糟糕透了。

小萝卜头,哦不,大弟乔清杨摇摇头:“我没事,小弟也没事。”

“女儿!”匆匆忙忙端着碗进来的木氏看着女儿坐起来,欢天喜地地扶着她的背问。

乔清欢眼里突然模糊,这个娘亲是真的担心自己。

前世自己是师父养大的,在那个地方除了执行任务外,就没有和人相处,自己从小便鹤立鸡群,实力的强悍导致自己没有伙伴,没有兄弟姐妹。

这个家,如果脱离出来,是不是就更好一点,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的。

“娘不用担心,我已经醒了,不会有事的。”乔清欢安慰着木氏。

木氏眼泪就掉下来了:“好好好,快把药喝了,这药可以给你补回来流掉血。”

乔清欢把药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,这不过就是几味草药,只能降燥,什么补药,不过是诓骗无知妇人的。

看着屋里三双眼睛盯着自己,乔清欢忍着把它砸了的冲动,将药喝了下去。

“唉!”这时,木氏突然叹了一口气,表情木讷迷茫,更多的是害怕。

乔清欢泯着嘴,对木氏说:“娘亲是在担心爹爹。”

肯定的语气让木氏错愕,女儿从来都是唯唯诺诺,从来不会主动问起乔大川的,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想念他。

“嗯嗯,你爹已经走了五天了,他们都说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乔清欢知道木氏在哭什么,无非就是那个便宜爹估计死在山上了,不然乔老太看着他这个劳动力的面子上可不会不给钱让看大夫。

“哟!果然是藏了私房钱,这么快就痊愈啦?”大房媳妇赵氏磕着瓜子,嘴巴一张一合的,说着最刻薄的话。

乔老太也目光阴冷地走过来:“醒了就赶紧做饭去,想饿死老婆子吗?一群赔钱货,一天天就知道吃吃吃!”

说完就自己走回屋里了。

“娘可说了,赶紧做饭去,还有啊!院里的衣服该洗了哈!堆那么多天都不动一下,真是个懒婆娘!”

看着手里的瓜子吃完,赵氏拍拍手,捏着鼻子赶紧跑了。

“娘!”

女儿的声音把迷茫的木氏叫回了神:“欢欢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乔清欢想了想,这会劳动力不在,如果提出分家是不是会更顺利一点。

“娘亲,爹爹不在,娘亲有什么打算?”乔清欢问。

木氏愣住了:“欢欢想说什么?”

乔清欢无奈,这个万恶的社会,农村妇人能有什么想法。

“如果……我们一家人单独过,娘亲有把握让我和弟弟不再被欺负吗?”

木氏听完,惊慌地捂住乔清欢的嘴巴:“欢欢,这话不可以再说了,这话大逆不道!”

听见外面乔老太又在吼,木氏赶紧跑出来,不一会儿,外面就传来一阵谩骂声,里面还夹杂着赵氏的讥笑。

“姐姐刚刚说的,是真的吗?”乔清杨和乔清松望着姐姐,两眼放光,他们受够了。

乔清欢突然来了精神,立马给两个弟弟分析起来。

“你们想想,爹不在了,我们的生活会有什么变化?

第一,无非就是被剥削,一直像一头驴一样被奴隶着,时不时还要挨打,还要没饭吃!

第二,就爷爷奶奶和大伯那边,爹走了,没有了人赚钱狩猎,乔霜霜肯定没什么事,如果实在没办法呢?别忘了三叔家的清竹哥哥和彤彤姐姐!

第三,就算我们平安度过幼时,长大后呢?你们怎么娶媳妇?能不能娶媳妇?而娘亲还年轻,会不会被卖?我呢会不会被迫嫁?”

一段话语重心长,却话糙理不糙,乔清杨想起从小到大饿肚子的经历,又不免伤感,一听到娘亲和姐姐很大可能被卖掉,心里更是坚定决心。

“那……我们去哪呢?”乔清松弱弱地问了一句。

乔清欢想了想,说:“我们去山脚下,那里是没有人愿意住的,谁开荒就是谁的!”

乔清杨眼睛开始亮晶晶的,没错,村里有大片大片的荒地,只是村里人少,用地这些只要和村长打好招呼,就可以了。

前段时间村长家出事,还是爹爹去帮忙,这会一定愿意帮忙。

“可是,爹不在,山脚下万一有野兽这些呢?”乔清松问。

乔清欢从原主的记忆里分析出乔清松的性格,像极了木氏,善良,孝顺,却极度的怕事。

“小弟,你是家里的男子汉,姐姐都没说什么,你怎么就开始害怕了呢?”

“谁,谁说我害怕了,我只是……”乔清松双手搅着衣角。

乔清欢笑道:“再怎么难过日子,难道还比在这里难?暗无天日的生活,一辈子被人欺负?”

像是做好了决定,乔清松双拳紧握,保证道:“好,我一定做个男子汉,保护好娘亲和姐姐!”

还没保证完,声音又弱了下来:“那娘亲那边?”

“娘亲如果不愿意就留在这吧,姐等着你们过。”

就木氏那个出嫁从夫,夫死从子的教育观,怎么说都说不通,只能家里两个儿子先决定好。

“娘,你说呢?”

突然,乔清欢对着门口说了一声,身旁的两小只身体一下子就绷紧。

木氏没想到女儿会发现她,她原本是去厨房里忙活的,只是看那么久儿子女儿都没出来,就过来看看。

从头到尾,乔清欢的话她都听见了,也听见了两个儿子对这个家的绝望和决绝,她跑进来,再也忍不住了:“走,都走,我们都走,你们爹没了,娘亲不能留在这害你们没有未来!”

说实话,乔清欢并没有想到一向懦弱惯了的木氏会同意离开,其实她也能理解一位母亲的心思,刚刚那句抛弃她的话也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,没有儿女做依靠,她觉得活不下去。

看来,后面家人的思想改造也要放在计划上,一步步实施。

“一群赔钱货!还不快做饭,老天爷诶!这是要饿死老婆子吗?一群白眼狼……”外面乔老太看着厨房还是冷锅冷灶,立马哀嚎起来。

“娘,我看弟妹他们是心大了,二叔刚走,准备再寻良家呢!”赵氏的话不可谓是不毒,一个被“寡妇”的人一旦背上偷汉子,那是要沉塘啊!

木氏再也受不了,说她可以,但涉及到她的名节,忍下去等着外面风言风语吗?

“啪!”外面传来肉与肉的声音。

“啊!二弟妹你这是干嘛!你大逆不道!你……”还没说完,木氏就攀扯上去,抓着赵氏的头发,两手开弓,扇得很是爽快!

“姐姐,怎么办?”乔清松担心娘亲被欺负,又不敢离开姐姐,离开了就好像没了主心骨一样,“娘亲身体不好,会不会被打?”

乔清欢看了眼黑乎乎的药碗,撑着木板下地:“你们先过去,要是娘受伤,往死里揍,出了事姐姐负责。”

俩小萝卜头再也忍不住,操起屋里拴门的木板就跑出去。

“打死人啦!二房的人都疯了,快来人啊!打死人啦!小兔崽子要造反啦!”赵氏边捂着头边逃窜。

乡村人家四周都是敞开着的,一闹腾街坊邻居就都知道了,正是农闲时节,家家户户都在家猫着,这会听到声音都跑出来看热闹。

“呦,乔老二家的都会反抗啦!”

……

“不反抗等死啊?就这么个吸血的家不跑还等着被吃干抹净啊?”

刚出来的乔清欢被这个“吃干抹净”的成语笑得差点崩了人设。

那边的赵氏还在辱骂着乔老二一家:“娘啊,老二家的要造反啊,快救我啊!他们这是要造反啊!”

乔老太在一旁呆呆愣愣的,好像对这一家子的做法出乎意料,甚至没有反应过来,听到大媳妇的话,连忙坐在地上撒泼:“我苦命的老二啊,你睁只眼看看你娶的是什么人,生的都是些什么混蛋啊?这大的造反,小的也助纣为虐啊!”

“住手!”看着一家子还在拿着扫把追着赵氏跑,乔老头从屋里走出来,手里拿着烟斗,呼哧呼哧地吸着烟。

乔清欢记得,这个烟斗曾经敲过爹爹,敲过三叔乔大湖,还敲过他们,唯独没对乔大山动过。

“木氏,你想干什么?真真想反了不成?”乔老头的威严波及了两代人,他的话一出,木氏和双胞胎都不敢动了。

乔清欢却不以为然:“大伯娘说造反那是因为被打得口不择言,可以原谅,毕竟妇道人家;奶奶说的助纣为虐可能是因为胸大无脑,可以原谅,毕竟没读过书,不懂这助纣为虐的意思;

可是爷爷从小饱读诗书,还是秀才出身,一出来就说想反,不知道我们堂堂正正的轩辕王朝的百姓,怎么就反了爷爷了?”

乔清欢的话让乔老头的注意力一下子吸引到她身上,这个孙女他不经常见到,出生的时候很灵气,就像个福娃娃,可是越来越胆小,越来越懦弱,以至于每次看见她不是低着头,就是躲开。

现在的样子也没太大变化,头上绑着纱布,依稀还能看见血迹,但这样昂头挺胸,一幅自信自尊的样子像极了木氏刚来乔家那会,还是第一次看见。

“放肆,乔清欢,爷爷说话干你什么事!还不快点跪下给爷爷道歉!”乔霜霜站在乔老头身后,显然是扶着爷爷出来。

“哦,不知道这些话传到县令大人那里,为了政绩,县令大人会怎么做?”

乔老头那双浑浊的眼睛一眯:“清欢丫头,这是在自家,说话不尊规矩,是有点不合适,但别忘了,这种话就是传到县令那里,你也是九族之中。”

乔清欢嗤笑一声:“哦?”随即叫来乔清杨,低声和他说了几句话,就看见乔清杨解开家里的牛车,娴熟地往村口赶出去,一下子就消失没影。

乔老头疑惑道:“清欢丫头这是怎么回事?”

乔清欢单效:“没事,让大弟跑县令府一趟,毕竟我们乔家村除了几个外戚和外姓人,姓乔的就都没出过五服,就是出了五服,也逃脱不了九族,没事,要诛九族我们娘四个有这么多人陪葬,还能得个大义灭亲,护佑轩辕王朝的大义百姓之称,怎么看怎么值得!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琦毓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dyj.net/yuedu/14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