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恶毒女配在七零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阮青,杨思远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恶毒女配在七零

小说:年代

作者:十二月呦

简介:江宁穿成一本年代文里的恶毒女配,下乡三年,好不容易拿到回城的通行证却被闺蜜给偷了,还把她推下洪水。“同志,你醒醒……”江宁睁眼一看,这不是闺蜜将来会嫁的钻石王老五?江宁没户口没工作,在这物资匮乏的年代多一张嘴可以拖垮一家人,好在她空间在手,什么特效药、外汇商品应有尽有,只是她每次用完空间都会离奇晕倒,必需要找那个救她的男人续命。江宁:时大夫,我真的有病!时建邺:什么病?花痴病?

角色:阮青,杨思远

恶毒女配在七零

《恶毒女配在七零》第1章 穿书了免费阅读

“咕咚!”

河水顺着脖子灌进来,江宁又喝了一大口水。

眼看就要沉下去,岸边突然窜出一个人影,动作矫捷地跳进水里。

随后,一双有力的臂膀把她从水里托了起来。

江宁感觉嘴唇碰到一点软软甜甜的东西,忍不住含进嘴里,吸了吸,咬了咬……直到耳边传来一抹低沉的男人闷哼。

江宁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满是震惊与……羞愤?的眼睛。

眼睛的主人大概到死都不会想到,自己刚刚从河里捞起来的女人,居然会趁着他对她做人工呼吸的时候,对着他的嘴又亲又咬。

这哪是正经女人,这分明是女流氓!

江宁看着那张被自己咬得又红又肿的嘴唇张了张又合上,似乎想说些什么,最终忍住了。

呃……

江宁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解释一下,不过看他一副恨不得撕了她的模样,她还是乖乖闭嘴吧!

“时大夫,您没事吧?”

一个小兵焦急地跑到岸边,脸上急得都快哭了,“刚才河水那么急,您就那么下水救人多危险呀,我们赵头儿让我保护您的安全,万一您出了什么事,我怎么跟领导交代?”

孙兴权觉得自己这一吓,至少少活三年,时大夫这么大个人,怎么就不知道让他省点心呢?

时建邺沉着脸站起来,“我没事,问问她是哪来的,这边河下游都疏散了,不该有老乡出现的。”

孙兴权道:“刚才来了一拨人,说有知青趁着发洪水从知青点偷跑回城,会不会就是她呀?”

呕!

江宁刚才喝了一肚子脏水,正趴在那吐。

突然,她看见地上有一块亮晶晶的东西,捡起来一看,竟然是块老式的手表,后表盖上刻着一个大写的字母J。

这剧情怎么那么像她看过的一本年代小说?

转头再看那两个人,救她的那人穿着深色外套,另一人穿军装,不过都是很久以前的款式。

江宁想起刚才好像听见他们在说什么知青、回城……

难道她穿书了?

江宁一屁股跌坐在那里。

说起她来这里的原因,也是狗血的不行。

江宁在网上看了一本狗血的年代文,里面的女配跟自己同名同姓,还被作者写得很惨。

可明明那本书的女主就是个绿茶,外表装得楚楚可怜,实则是个不折不扣的利己主义,还常说女配恶毒,抢了原本属于她的机会。

她气不过在下面评论了一句,结果被作者回复了,说她就是不想让江宁好过,她会让江宁生不如死……

江宁被气得不行,睁开眼的时候,就发现自己穿书了。

按书里的情节,这应该是女配拿到回城的通行证赶着去县城搭火车的路上。

这本书的背景是七零年代初期,上山下乡的热潮正风靡祖国大地。

江宁跟闺蜜阮青是高中同学,毕业后两人一起响应党的号召,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

两个南方城市女青年在乡下待了半年,白白的脸蛋就被西北农村的骄阳晒出了两团高原红,水葱一样的十指磨出了厚厚的老茧。

女配哪吃过这个苦,当即就吵着要回城,可是回城的指标抢手得很,她家没权没势,又不能安排工作,想回城只能靠她自己。

女配很快凭借自己过人的美色,勾搭上了知青站的副站长杨思远,顺利拿到了回城的通行证,可谁知却被人给偷了。

按书里的情节,女配是到了火车站后才发现自己通行证丢了。

这个年代,没有通行证寸步难行。

女配回到知青站补通行证,却被告知杨知远已经被调走了。

江宁回村后才知道阮青也拿到了通行证,还比她提前半天就出发回城了。

可她明明在杨思远那确认过,通行证只有一张。

就算阮青拿到了通行证,那这块手表又怎么解释?

按书里的情节,女配在回城的前一晚,把这块刻着自己名字缩写的手表亲手戴在了阮青手上,可现在它却出现在了这里。

江宁稍稍一想,心里便已经有了答案。

偷走她通行证的女人,就是阮青。

她在岸边捡到的手表也证明了,刚才她意外落水并不是意外。

只是书里并没有写女配落水的情节,女配也一直不知道当年自己的通行证就是被闺蜜偷走的。

江宁记得,从这个情节开始,女主跟女配的人生就划出了分水岭。

女主一路向上向好,女配则一路跌进淤泥里。

而且阮青这人平时装得一副温婉善良与世无争的模样,在知青点人缘很好,反倒是女配性格咋咋呼呼,为人尖刻。

这次为了回城,她三天两头往杨思远屋里钻,把名声也搞臭了。

知青点的人觉得她是用不光彩的手段拿到了通行证,对她嗤之以鼻,就算江宁这会说出阮青偷了她通行证还推她入水的事,估计也没人信。

江宁环顾四周,全是洪水,距离她落水的时间刚过去不久,去县城的路基本都被洪水冲垮了。

阮青用她那两只脚,应该跑不快,只要她能赶在阮青上火车前找到她,就有机会拿回通行证。

“同志,你是怎么掉下去的?”小兵朝她走过来。

江宁将手表放进口袋里,小声道: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走着走着,突然觉得脚下一滑,就掉进了河里。”

孙兴权皱皱眉,心想这女人也太心大了,她这随便一滑不要紧,弄不好那可是三条人命。

时大夫要是为了救她有个三长两短,他也活不成了。

“这里是险区,你没看到禁行的标志吗?怎么还走这条路,多危险呀。”

“小同志,我是下河村的知青,昨天在知青办拿到了回城的通行证打算回城,可谁知下雨把那边的路冲断了,我为了到县城赶火车,就抄近路走了这条小路。”

“回城的知青?你火车是几点的?”

“晚上十点。”

“那来不及了,从这儿到县城走着的话,至少也要五六个小时呢。”

时建邺听女人说她是知青,转头朝那边看了一眼。

女人光着脚,身上穿一套粉红色毛毛衣,帽子上还有两个长长的耳朵,看上去像只成了精的粉红兔子。

他曾经在一本外国杂志上看到过这种毛绒绒的玩偶,猜这应该是外汇品。

可下乡的知青一般都是家里条件不好或者家里成分不好的,能穿得起外汇品的,不多。

出于一个搞侦察出身的退伍老兵的直觉,他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十二月呦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dyj.net/yuedu/14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