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站住别动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袁纯,袁纯一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站住别动

小说:现代言情-日常

作者:一渊寓言

简介:一顿婚宴吃出来的“艳遇”,告诉我们,包红包不可小气。 吃出了气吞山河的气势,好运气也就跟着来了。 男神怕什么,再高冷的人,也抵挡不住俗世的温暖和柔情。 看小透明袁纯如何搞定,“女人绝缘体”大神。

角色:袁纯,袁纯一

站住别动

《站住别动》第1章 婚宴免费阅读

“腐败啊,腐败啊!”袁纯一边奋力地埋头苦吃,一边哀叹着自己的减肥计划再一次折戟于今晚的婚宴。

整整出了1000元礼金呢,相当于1/6的薪水,袁纯还按照家乡的习惯 ,在红包里放了一个一元的钢镚,表示“千里挑一”。虽然面子有了,但是里子已经穷的叮当响,既然心在滴血,那么嘴巴就得补回来,袁纯已经预见到这个月剩下的日子里吃泡面的悲惨画面……

唉,袁纯的部门boss郑岳强的婚宴,准确地说,是只针对同事的一场小型宴席。上至公司总裁,下至部门员工,还有几个陌生的面孔,热热闹闹地挤满了五六桌。

不过boss郑似乎不太高兴,和刚刚在门口迎宾时的春风满面相比,开宴说祝酒词的时候,总感觉黑着个脸。

袁纯私下里在没有领导的微信小群“吃货出没”里八卦着,才从消息灵通的Linda那里得知,原来一向大方的总裁才出了2000元的红包礼金,其他部门的领导以及各个部门的总监当然越不过总裁去,这就直接导致礼金收入离boss郑的预期相去甚远。相比较而言,类似于袁纯这样的普通小职员,出个八百一千的就很够意思了。

当然,办公室政治,袁纯一向是迟钝而懵懂的,尽管她已经芳龄28了。

其他差不多的姑娘,参加婚宴总会有一点儿身为剩女恨嫁的焦虑吧,但是这种情绪在袁纯身上是不存在的。此时,她的眼中只有桌上的美味佳肴,想着怎么才能吃回来。

Boss郑这次可是下了血本的,选的饭店是总裁宴请客户最爱去的晏南都大酒店。总裁常年饭局宴会征伐,落下了痛风的毛病。而这家晏南都食材用料都特别讲究,定点供应的农庄就是鲸市的赫赫有名的桃花源,号称绿色生态、纯天然、非转基因、古法播种养殖……也就特别符合这些成功人士的胃口,当然价格上也很匹配。

反正,吃到了冰草、竹荪、鲍鱼饭等等稀奇古怪东西的袁纯,还是对桌上的水晶蹄髈、烤鸭、红烧排骨、清蒸鲈鱼这类的硬菜更感兴趣,正准备“磨刀霍霍”向肉去,却发现同桌的两个陌生的美女,吃地甚是凶猛,这不禁让袁纯有点儿纳闷。

袁纯这一桌没坐满,这两位陌生的美女是后来的,看样子应该是新娘张婷那边的朋友们吧。一副“社会人”的打扮,风格和袁纯的同事们迥然不同——戴着时装帽,衬地一张浓妆艳抹的脸很小,一身黑衣出席婚宴也挺另类的,但也使得两人的美甲和妆容,在灯光的照耀下异常地妖艳。

更让袁纯感到惊异的是两个美女的窃窃私语。只见,她们一边在朝食物进攻的同时,视线频频向主桌投送过去……

“那就是坤致的总裁赵大致……”

“坐在赵大志旁边的人好像姓王,不好搞……”

袁纯顺着她们的视线也看了过去 ,顿时觉得咂舌,他们在公司人前从来不敢直呼总裁大名的,而总裁旁边坐着的”大王总”,更是业内知名的创意人,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区域执行总裁,是坤致总裁赵大志的忘年交。

袁纯顾不上美食了,八卦之火熊熊燃烧,立马向Linda求教,而Linda回复过来的信息却让袁纯摸不着头脑。

“高尔夫球场的……”这是什么意思嘛?

当肚子吃饱之后,再美味的东西也形同嚼蜡,一向克制的袁纯却在不经意吃下去过量的食物之后,发出宴南都不过尔尔的评价。宴南都的大厨猛地打了个寒颤,手一抖,盐放多了一分,正犹豫着是否要倒掉重做……

走出华丽地像场梦的酒店,夜风一吹,袁纯因喝了点红酒而微醺的脑袋,瞬间清醒了不少。此时,鲸市的西部新城霓虹闪烁、夜色迷离,号称“小上海”的富春江东街犹如一位风华绝代的妖姬,正释放着一种别样的诱惑。

甩甩脑袋,袁纯拒绝了和同事们一起拼车,而是选择步行回去。想到这一点,袁纯还挺骄傲的,她有一套小公寓,就离吃饭的地方不远,刚好是她能步行找回家的距离。虽然,她要为此付出每个月2873元的月供,但是对于一个28岁的外地姑娘而言,还能要求再高点吗?

不过,她揉揉眼睛,看到了什么?前方路边不远处,停着一辆路虎,正是总裁的车,只见那两个吃相凶猛的美女施施然地上了车,然后车就开走了……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只留下袁纯在原地发愣。

她费力地想起,饭桌上,那两个陌生的美貌女子,曾直接去给总裁敬酒,总裁儒雅的声音即使在嘈杂的宴会厅里也非常具有辨识度:“哦,原来两位美女,是张婷的朋友啊,今天干了这一杯,我们就是朋友了……”

袁纯这才后知后觉得反应过来,就不禁瞪大了原本就大得过分的眼睛,小声嘟囔着:“到底是淫媒酒为首,还是传说中的‘钓凯子’呢……”然后一个不注意,就一腿踢到了路边的石头桩子上了……好疼!

正在袁纯觉得自己会因为无法抗拒地心引力而摔倒在地,而为摆出一个尽可能优雅的造型而努力的时候 ,一双手伸过来扶住了她的胳膊,才避免了袁纯与大地的亲密接触。

几乎是本能地,袁纯反握住对方的胳膊,止住了前倾的惯性,才抬起来头看看“救命恩人”是何方神圣,谁知道这一看就怔住了,居、居、居然是”大王总”,王与仝,健身达人、资深创意人、男神、大器万象集团的区域执行总裁……

“累吗?”“大王总”戏谑的声音在袁纯头顶响起来,袁纯“腾”地一下子脸红了,光顾着在脑中回顾着”大王总”的种种闪亮标签了,自己刚刚在”大王总”眼中肯定是一副“花痴”模样吧。唉,喝酒误人啊,一定是酒精麻痹了自己脑袋,袁纯坚决地让红酒背了这个锅。

袁纯赶紧松开”大王总”的胳膊,想蹦出去,和他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 ,一个用力却牵动了腿上的疼痛,不由地“哎呦”出了声,眼泪都直打转。

“你没事吧!”“大王总”刚刚并没有松开袁纯,此时就势又扶住了袁纯,对上袁纯泪光闪闪的大眼睛,没来由地心目中一突,口气一软,就问道:“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?”

袁纯连忙摆手,轻轻地挣脱了”大王总”的手 ,一屁股坐在了罪魁祸首的石柱上,竭力掩饰腿上的痛楚,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——

“我,我没事,就是刚刚踢得有点儿狠,我得缓缓,缓缓劲,我就坐会儿,您忙您的吧,不用管我。”

“真没事?”“大王总”很是怀疑。

“没事,我确定,也不是第一次了……”

袁纯此刻内心哀嚎着,我说的这是什么呀,不用这么急着自曝其短吧,”大王总”啊,您贵人事多,赶紧走吧,我很快就要疼得哭出来了,我还没有脸皮厚道在一个令我仰慕的人面前肆无忌惮……

然而,”大王总”显然没有解读出袁纯的内心戏,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眼,袁纯经受不住如此有压迫感的目光,艰难地站起来,想走两步给”大王总”看看,她真的没事。

谁知道”大王总”俊眉一皱,冷冷地呵斥道:“站住,别动!”这句话像定身符一样,袁纯真的就没敢动。

于是,接下来的事,让袁纯一想起来就想捂脸——她一路哭着被”大王总”搀扶着,一瘸一拐地走回了家,期间 ,她很怀疑”大王总”一直在努力地压抑着笑,但是她不想去探究,也无从去考证……当然,还有路上偶尔经过的行人,看过来的好奇又不欲多事的目光。

好容易,就这么别别扭扭地到了袁纯所住的菲尼克斯公寓楼下,袁纯一度在内心很挣扎,怎么招呼”大王总”呢?

喊他上去坐坐?不行不行,这孤男寡女的,别让”大王总”误会自己对他有什么意思。仰慕归仰慕,是属于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”的。不喊他上去坐坐?好歹人家也算是个见义勇为的“救命恩人”,就这么说再见,赶人走,好像又有点不近人情。

袁纯虽说不是职场新人,但是对于处理起人情世故来,简直弱智地可怕,急得身上冒汗,她都感觉到自己头顶在冒蒸汽,怎么办,怎么办?

只听见耳边”大王总”冷峻的声音响起:“到家了?眼光不错,这个公寓的营销推广,当年我也有参与过。”感觉到袁纯情不自禁的星星眼,”大王总”反而不欲多说,终止了话题。

“有空再聊。”

“啊,哦。”袁纯当然知道,这个项目可是”大王总”震惊鲸市业内的一个成名案例,也正是因为这个项目,他在业内崭露头角,也以特聘的方式进入了那家令所有业内同行向往的上市公司——大器万象。

不过,袁纯当年决定买公寓的时候,“大王总”的名头还没有横空出世呢,她完全是冲着它的价格来的,那时候菲尼克斯公寓卖的并不好。

“你能行吗?”

“嗯,嗯,什么?”袁纯好容易从晕乎乎的状态中抽离出来。

“你能自己回家吗?没问题吧。我还有点事……”说着,”大王总”看了看腕上的手工表。

“行的,行的,必须得行,有电梯,我可以的。多谢”大王总”,今晚真是太麻烦您了,太不好意思了……”

袁纯不自觉地作出点头哈腰状,看在王与仝的眼中,就像一只毛茸茸的兔子在左闪右避,嘴角扯出一缕淡淡的痕迹。看着袁纯一瘸一拐、龇牙咧嘴地进了电梯,王与仝也准备转身走了,看看身上西装的褶皱,原本习惯性想扯一扯的动作却顿了一下,正巧电话铃声响起,是经典的苹果手机的铃声,他“喂”了一声之后,声音和身影一起没入了夜色之中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一渊寓言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dyj.net/yuedu/694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