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宋宋,广寒君《这年头修个仙这么难?》在线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这年头修个仙这么难?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冰糖小象

简介:宋宋重生后目标不变只想飞升,只是如今修真界怎么遍地是咸鱼?师父:修仙不如多读书。师妹:修仙?那不纯纯牛马吗?师弟:师姐说得对,狗都不修仙。路人:修什么仙?来喝酒!宋宋:咸鱼休想传染我。后来——师父脚踩九天鲲鹏:稍等,雷劫来了我先飞个升。师妹手中符箓缠箭:魔物?是我箭下那东西吗?师弟背后万千妖兵:让让我来屠龙。路人身周剑气纵横:哈哈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剑仙。宋宋:小丑竟是我自己。

角色:宋宋,广寒君

这年头修个仙这么难?

《这年头修个仙这么难?》免费阅读

“师父你又捡小孩了!上月才捡的岁寒……咦?”

“人间捡来的小姑娘。”

“这孩子分明是魔物所伤,人间又怎么会有魔物?”

那苍老的声音一叹。

“人间正兵祸,怨气化魔。”

少年闻言也有些唏嘘。

宋宋长睫微颤,缓缓睁开眼,眼前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朝她微笑。

“师父……”

她一晃神,面前又变成了黑冷的石壁。

宋宋手撑着石床坐起来,精神恍惚了片刻,才如梦初醒。

这是她刚穿越过来的情景,原身被魔物袭击后又被清徽真人所救。

为什么会突然梦到这些?

师父早在收她为徒的第二年就飞升了,大师兄更是放言从此她与昆仑没有半点关系。

她揉了揉眼睛,起身往外走。

走出山洞,入目净是白茫茫的一片,没有了结界的庇佑,风雪刮在脸上像是刀子似的疼。

她裹紧红斗篷,脸被巨大的兜帽罩住,只露出一个小巧的下巴和冻得鲜红的嘴唇。

这里是黑山林。

黑山林此界,虽占了一个“林”字,却是寸草不生,毫无灵气。放眼望去尽是耸立的山石,乌黑的岩壁。但此时不同,自从宋宋来到这里布了炼化大阵,这里就下起了雪。漫山遍野都被素白包裹,黑山林硬生生变成了“白山林”。

而这“白山林”放眼望去,竟然只有宋宋这一点余色。她步态轻盈,踏雪无痕,好似一只蝴蝶在画布上起舞。

宋宋眨了眨眼,抖去眼睫上的碎雪。

炼化大阵里的老妖怪还在垂死挣扎。

宋宋神色厌烦,冷声道:“广寒君,不要再负隅顽抗了,以你资质再修千年也不一定能飞升,不如乖乖被我炼化,我还能带你去看看上界的景象。”

说完宋宋又乐了,这种当反派的感觉不管多少次她还是感觉新鲜。

阵内传来温柔的男声:“霜寒剑主,炼人修为有伤天和,你就不怕飞升之时被雷劫劈得魂飞魄散吗?”

“说得好像用凡人修炼的你有多正派似的。”宋宋轻声嘲笑。

那人没了声音,宋宋加固了阵法也不多做停留。系统说只要飞升就能回到现代,雷劫之事她自然不必担忧,只是这广寒君委实不识抬举,白白耽误她的时间。

想到这里,宋宋心情有些暴躁,“系统,为什么三天了他还活蹦乱跳的?”

【……】

【哪里活蹦乱跳,分明是奄奄一息了好吗?】

宋宋冷笑,“第一天就奄奄一息,第三天还是奄奄一息?”

【毕竟妖族肉身强韧,宿主耐心一些。】

宋宋也想耐心,但不知何时起,她身边伴随着一股危险感,好似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头顶,正是这种时刻相伴的危机感让她决定离开昆仑,寻找捷径。

此时她也依旧静不下心来,无时无刻不在焦灼,只有睡眠稍微能安抚她的心境。

风雪扑面而来,她低声喃喃:“区区百年的妖王也能让我难堪,妖族真是得天独厚……”

系统无话可说,默默撑起一片结界,为她遮风挡雪。

宋宋一愣,道了声谢,掀开兜帽,墨发如瀑从帽中倾泻而下,她倾城绝艳的脸庞也显露出来。

忽然腰间玉牌抖动,她的手摸上玉牌,上面的字样瞬间华光一绽。

玉牌沉寂了片刻,才传出一个微微沙哑的声音。

“宋宋。”

宋宋柳眉微蹙,“你有事吗?”

那头的声音默了一下,又突然急促起来,“宋宋,快停下,回昆仑吧。”

啪的一声。

宋宋直接捏碎了玉牌,碎片七零八落地掉下,陷进白绒绒的雪里。

系统弱弱出声。

【宿主就不听听他打算说什么吗?】

“有什么好听的,无非就是那些回头是岸的话。真搞不懂,我又没修魔,只不过是抓一下为恶的修士炼化而已,这些人真是不懂得变通,怪不得修炼千百年也不能飞升。”

宋宋进了山洞,不以为意地躺下。

“说什么天道不容,天道哪儿这么小气?”

系统又不说话了,宋宋已经习惯,她这个系统和她以前看过的小说里系统都不一样,既不机械死板,又不跳脱心思活跃。

它心态平和宽容大度,是良师益友一般的存在,只有一件事情能让它跳脚。

“噗——”

【你笑什么?】

“没什么,晚安。”宋宋飞快道。

系统看她闭上眼,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宋宋这次入睡很快,迷迷糊糊间看到一个男孩,端端正正地坐着。

男孩回望过来,一双眼睛清凌凌的,好像人间的风,温和又坚韧。

“这是你的小师兄,岁寒。”

那个慈祥的声音又响起,“宋宋修医道如何?”

“凭什么他能修剑,我却不能?”

小宋宋指着岁寒。

大师兄:“岁寒是天生剑骨,你们不一样……”

师父打断他的话,说:“也不是不行。”

后来师父问他们为何修剑,岁寒说想要维护正道,振兴宗门。

宋宋:“我要飞升!”

大师兄真的很不懂事,又嘟囔说:“想飞升习五行术更适合你。”

师父却微笑点头,鼓励她。

彼时宋宋刚刚穿越,得知自己变成了书中男主岁寒的白月光,心里很不满,一心想要和岁寒作对。

靠着系统指教,她遥遥领先吊打岁寒,沾沾自喜自己已经摆脱了原剧情。

剑修好战,可宋宋只喜欢和岁寒打架,每次击败他,把他的脑袋踩在脚下,宋宋就高兴地手舞足蹈。

剑修都是如此,师父师兄都没意见,只是岁寒愈战愈勇,甚至好几次在与她斗剑中突破晋级,宋宋一边唾弃男主光环,一边不要命地修炼。

师父飞升后没人管她,她便更加肆无忌惮。

岁寒试炼得来的火灵珠,她要抢。

大师兄出门给他们带回来的两份礼物,她全要。

原剧情属于岁寒的摘星魁首,她要夺。

原剧情岁寒的天命宝剑,也是她的。

可她的修为还是不及岁寒,初时还能超越,随着时间,他们的差距显露出来。她没日没夜地练剑才能达到的高度,岁寒只需要与她比试一场便能突破。

对此系统只说:天资有限。

宋宋当然不可能认命,哪怕原本只是想摆脱原剧情,可已经和岁寒争了这么多年,她不想输。想要超过岁寒的信念加上头顶的悬顶之剑,让宋宋当即决定离开昆仑,寻找捷径飞升。

一来能够狠狠打岁寒的脸,二来系统答应她只要飞升就能回到现代。

她修习符箓阵法,自创炼化大阵,取他人修为为己用。

这在他人看来却是魔修之举,修真界都传言霜寒剑主已入魔道,大师兄更是将她驱逐出师门。

梦到这里,宋宋有些伤心,大师兄叫她永远不要再踏进昆仑时的冷漠无情历历在目。

梦境结束前,是少年岁寒持剑回望她的模样。他还是一如既往白衣翩翩不染尘埃,有如昆山片玉。

只是宋宋突然觉得。

那双深邃的眸子里,好像下着雪。

宋宋醒了,眼角挂着泪。山洞外一片雪亮,依旧是白天,不知道她睡了多久,也许是一个时辰,一天,或者好几天。

“系统,过去多久了?”

没有回应,系统最近对她的呼唤总是时灵时不灵,宋宋也不在意,径自出了山洞。

都怪岁寒用昆仑玉牌联系她,搅得她睡觉都不得安宁。

人间的风雪似乎格外冰冷,吹得宋宋嘴唇愈发娇艳,露出来的皮肤白得发光。

广寒君彻底没了动静,阵法也已经已经到了尾声,这种地步下,神仙也被炼化了。

宋宋在雪地盘腿坐下,红裙如梅花在雪地绽开,静待结果。

倏然之间,风雪骤停,炼化大阵内发出莹莹光芒,灵力浓烈到卷成风暴,朝宋宋过来。

宋宋打开阵法,张开手朝光芒探去。白光直直向她飞来,却在最后一刻拐弯飞远化成了人形。

那广袖玉冠的男子嘴角带血,手中抛出一众法器,随即隐入雪中。

金钟罩被一个身披袈裟手握禅杖的长发男人接住。

玲珑宝塔被一个长须长戟的老人接住。

紫寿仙衣被一个长袖飘飘的女子接住。

无垢岛的恶僧,烈火宗的长老,瑶池的碧兰仙子等人再加上一个广寒君。

妖仙魔三道十余大能尽在此处。

宋宋再傻也知道自己被算计了,他们用众多法器以广寒君为饵,将她引到此处。

布完炼化大阵没有得到成果的宋宋灵力无几,她转头就跑。

烈火宗长老高喝一声,玲珑宝塔一砸就把宋宋砸进了雪地里。

雪太厚了,只看得到一个人坑,众人谨慎地往前走。坑中突然甩出一道剑光,将一半人掀翻在地。

宋宋蓦然跃出,剑光如影将四周白雪都斩成了飞沫。

“霜寒剑主,缴械投降吧!你已经没有生路了!”那长发恶僧率先飞起,于宋宋交战。

宋宋冷哼一声不作答,霜寒剑影翩翩的同时,符箓不要钱似的丢向众人。

恶僧怒骂:“身为剑修,不好好修剑,反而是用这些旁门左道。”

宋宋回头笑,“你还是邪门歪道呢!”

恶僧呸了一声,禅杖挥得快到看不见影子。

宋宋举剑防守,她固然修为高深,可对方人实在多,她又没有岁寒那种以一敌十,愈战愈强的本领。

雪,不知什么时候又下起来了,洋洋洒洒地飘下。

落到宋宋的额头鬓角,化成了水珠,好似流汗了一般。宋宋也的确有些体力不支,她有心大杀四方,只是体内灵力所剩无几。

简而言之,没蓝了。

风越来越大了,吹得雪纷纷扬扬地乱飞。

她袖袍翻滚,挥剑动作逐渐慢下来,好在战斗了这么久,对方也有些力不从心。

宋宋一边躲避一边往外走,突然,飞身要跑。

“拦住她!”

咻——

一丝灵力如冰凌般晶莹,如雨丝般纤细刺向宋宋,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宋宋转头。

满天飞雪中,白衣玉冠,衣襟带血的男人朝她微微一笑。

——是在炼化大阵中受了重伤,一直躲在暗处的广寒君。

失去意识前,宋宋看着簌簌白雪,脑海里出现一句话。

天地之间一片白茫茫,山川草木皆失掉了颜色。这一天,漫天大雪埋没了宋宋的茔墓,也冰封了岁寒的心。

所以说……还是没能逃掉书中的命运吗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冰糖小象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dyj.net/yuedu/3542.html